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• <dl id="f0ik8"></dl>
    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  <li id="f0ik8"><s id="f0ik8"></s></li>

    首頁>書畫·現場>一點一評一點一評

    童中燾《平湖秋月》:美景的肖像畫

    2018年04月25日 14:30 | 作者:馬丁 | 來源:美術報
    分享到: 

    原標題:讀童中燾國畫《平湖秋月》

    詩畫本一律、天工與清新,如唐朝崔顥寫的《黃鶴樓》,王勃寫的《滕王閣序》,杜甫登泰山寫的《望岳》,李白寫的《望廬山瀑布》……這些詩都把該景寫活了,寫絕了,成了該景的肖像詩。詩如此,畫也如此。童中燾老師畫的《平湖秋月》,也是該景的肖像畫。

    童中燾 平湖秋月 中國畫 26×26cm

    童中燾 平湖秋月 中國畫 26×26cm

    從1972年到1980年左右,經常與周詩成老師及一、二同學在西湖邊寫生。周老師面對千變萬化的西湖曾感嘆地說:“自以前的國立藝專到現在的浙江美院出了多少名師與大家,可惜無一人敢說把西湖畫活了,或某一景點畫絕了”。故心中常惻惻不已。約10多年前,見到童中燾老師畫的《平湖秋月》,遂大叫:“就是它”。

    平湖秋月背靠孤山,有亭有樓,回廊曲折,人文久遠。有一平臺,伸入湖中,三面臨湖。左與白堤相接,看保俶塔影、斷橋靜臥;正面湖中三島,錯落有致,南屏群山起伏;右看蘇堤如帶,六橋橫亙;仰看碧空萬里,月小天高;平看千頃銀波,平鋪似鏡。有時,水中一月,深澈百丈。有時水面點點閃閃,是粼粼波起。天上地下,六合清輝,吾人如芥,扶欄環眺,令人心曠神飛。童老師的畫勾起了我美好的回憶。

    這格調、這氣質、這境界是畫的本體,無法用言語、文字述說,只能根據各人的認識加以體會。童老師的這幅畫格調高華、氣質清透、境界開闊。至于構圖、用筆、用墨,倒可以說一說。

    構圖三條線:頂部從左至右,粗線一橫,粗看成面,實則是由多條長短不一、深淺不一的線條組成,上濃下淡。第二條線是頂部空白下的,也是從左至右,是“遠影碧空盡”富有詩意的線。第三條線在底部。由左下角的樹、石形成直角,封住畫面,假借石、樹、亭柱、由軒下檐、亭檐延長生出,也走向右邊畫外。這條線虛實對比更復雜,不注意,看不出有線存在。這樣,三條線,上實、中虛、下更虛;上粗、中最細、下居中;在內容上,上面一條表示夜色,中間一條表示“地平線”,下面一條表示倒影,且色深形玄。構圖上則是上封天,下封地,把主體都卡在中間,有了黑,就顯白,使得中間部分在月光下更明亮了。

    三個空白:上面一個空白,與“黑”天相接,長度、寬度差不多,它們面積相仿,增加形式感,上灰下白,兩個大面積的“板”與下面符號的“灰”、“動”又形成強烈的對比,同時也成為和諧之狀。第二個空白是靠右邊,一長方體,右延伸到畫外。令人想象,這是一片光明。左與符號相接,形成齊而不齊的邊緣。第三空白在底部,亭子旁似一葫蘆形,起到透氣的作用,也避免底線封得太死。三個空白:一長、一“方”、一“圓”,面積大小不一,有變化。內容上,長條是代表月亮照耀下的明亮清空。長方形代表著即柔和又強烈的月光。葫蘆形空白則是水波蕩漾,月亮在水中的倒影。童老師一筆也未畫,然而欣賞者卻得出三個內容,心中有了三個不同的形象。

    符號,此畫中面積最大,動感最強,視覺最獨特,最華彩的是這片符號。它由傳統的水波紋衍化而來。水是實物,化實為虛,以此符號代之;畫的是平湖以上,秋月以下的浩漫天空,“秋高氣爽”,“秋氣”可以感覺到,但看不見,化虛為實,也以此符號代之。這是畫家抓住水與秋氣的特點,根據需要,高度概括、組合而成的產物。我們看見這符號,時濃時淡,時實時虛,時長時短,時密時疏,時顯時隱,亂而不亂,蒼蒼茫茫。它的寬度與屋頂相同,由此衍生出來,而且屋頂、軒頂、亭頂皆是輪廓線,沒有畫出瓦片,即“空白”,可理解為“月光頂”,這與此符號相粘,有時相混,遠看成一體。這是苦心經營卻又顯得很自然,毫不費力,形成了行云流水、緩緩前行的感覺。

    建筑、樹、山石,它們是這張畫的主體,占了畫面的近三分之一,尤以主樓放在最佳位置,似乎只勾了一個輪廓,細看可有垂脊、屋頂上檐的攛頭、檐角等。柱子猛一看似乎用尺子所畫,細看,則是粗細有致,線條虛虛實實,全是中鋒寫出,有弘仁筆意,時斷時續,就是想到,是月光的存在切斷了它們,它象篆刻中的陽文細線,有金石味。告訴觀者,此月光也。功夫深,剛勁有力,渴筆寫出,既自然又一絲不茍,它們在月光的清輝中,顯得這樣潔白、精神、凜然不動。樹也如此,全以直線畫樹干,枝、葉不辨,以枯筆多層直掃。形成婆娑,綽約而有力的塊面,一看這是夜間才有的樹。底下巖石外形曲折,用墨最黑。它們豐富了畫面,鎮住了畫面。右下角三個飛鳥,作弧形向上飛,顯得前面的天很高、很闊。右下角一陽印,一半在空白處,一半在淡墨中,恰到完美,不顯得埋沒與突兀。

    時代在前進,到了童老師這一代,國門大開,童老師立定傳統,吸收了大量涌進來的現代繪畫元素,融入了自己作品,壯大了自己,與黃賓虹、傅抱石、李可染、陸儼少拉開了距離。他不僅畫大山大水,尤以宮殿寺院、亭臺樓閣,旅游圣地,甚至佛光霞影,“小題大作”,大做成大作。《平湖秋月》就是其中具有“天工”、“清新”的好畫。


    編輯:楊嵐

    關鍵詞:童中燾 平湖秋月 美景的肖像畫

    更多

    更多

    最新酒店录拍磁力 magnet
    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• <dl id="f0ik8"></dl>
    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  <li id="f0ik8"><s id="f0ik8"></s></li>
    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• <dl id="f0ik8"></dl>
    <div id="f0ik8"></div>
    <li id="f0ik8"><s id="f0ik8"></s></li>